行业资讯
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 行业资讯 >

四合院、大杂院的那些"门洞儿"

时间:2016-12-28   所属栏目:行业资讯   点击:94次

  

  在我童年的记忆中,老北京人管院子大门里有顶的较长过道儿叫“门洞儿”。可是我本人居住的院子及不少院子里的人们,管进院门的影壁前那些无顶的较宽阔的空间也叫门洞儿。所以这样看来,进院门后那些过道儿或影壁前的空间皆称门洞儿。

  

  在那三进四合院里,推开院子大门迎面就是一座青花影壁,进门后那有顶的宽敞过道,足有几十平方米的面积;搬进大杂院后,由于那实际也是一座一进四合院,所以迎面也是一座影壁墙,高有2米,无顶,可着影壁墙的长度,其面前是宽度约2米的空间。我童年时期,父母不允许我到胡同里乱跑,即不允许我出院子的大门。所以院子里的地面儿,特别是门洞儿,成了我娱乐活动的场地。四合院那门洞儿地面面积大,所以我可以玩“跳间”、跳绳儿、拿把木制刀枪耍耍等。到了大杂院,门洞儿空间小了点儿,地面面积也小了,于是我们男孩子可以在那里玩弹球儿、拍洋画儿等;女孩子玩踢毽子或欻拐等。在门洞儿玩儿一是环境安静也无人干扰,二是那地面非常干净,即便坐在地上裤子也不会弄脏。

  

  我上小学后,我们搬进大杂院已有几年。暑假时,我可以在门洞儿做作业,那里凉快而且光线好;也可以敞开院门,我搬个小板凳坐在门里,背靠大门看书;也可以坐在门外的门墩儿上和同学聊天,只要我不出门到处跑,父母是不会干涉我的。所以,从会走路起,门洞儿是我的安全宁静的活动天地。夏季在门洞儿看书、做作业、聊天等,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我高中毕业。
 

  

  我高中毕业参加工作不久,我居住的院子和其他大杂院里都发生了较大的变化。不知从哪里来的一群素质极低的住户,被房管所安插进一些院子。这些人真是祸害,虽然那时北京各大院还没有兴起乱搭乱建之风,可是这些人却捷足先登,开始“蚕食”院子里的公共地面,而首先把目标对准门洞儿。我们院搬进的那家新住户,首先占用门洞儿的三分之一面积,依墙砌盖了一个装煤球的小屋,接着又在影壁墙里面盖起一间小房,于是影壁的一面儿成了他的小屋的墙。这样门洞儿的格局发生了变化,已经不是宁静的场地啦,尤其那放煤球儿的小屋,使孩子们在门洞儿玩儿伸展不开啦。各大杂院的厄运开始了!

  

  到了上世纪70年代末北京市各居民大院开始乱搭乱建之风后,那些痞子住户再次成为先锋。他们大肆抢占院子里公共面积,仅我们院子里那家住户就抢占了院子里公共面积的一多半儿。我们胡同里一些院子,也很快被糟蹋得不成样子。当时,群众住房情况困难、住房面积紧张这是事实。于是那条“撑死胆大的,饿死胆小的”哲理充分显示了它的灵验。那些痞子住户撒开欢儿地乱搭乱盖,把一个个整齐的居民大院变成了“迷宫”。尤其那些布局有序、环境优美的四合院,此时也大部分变成了大杂院。不仅那些胆大又粗野的住户乱搭乱建,就是有关管理部门大概是为了“解决”住房困难吧,也千方百计地对院子布局和面积较大的房屋进行“改造”。四合院里面积宽阔的正北住房,原来只有一个屋门儿,但是很快门儿两边的窗户也改成了屋门,一间大北房被改成三间,也就是说有三家住户进住!

  

  那些门洞儿真是在劫难逃,特别是那些面积宽敞而且有顶的门洞儿,有关部门将院门封死,把门洞儿另一出口也用砖封上,并开一个屋门儿;门洞儿中间用砖砌堵墙,也开一个门儿,于是昔日宽阔的门洞儿就变成一间“两室住房”,那些家庭人口较多的住户,那些“文革”中受迫害尚未平反的原有头有脸儿的住户,只能委屈地扎进这连一扇窗户都没有的“房间”度日!院子毁了、门洞儿的称呼渐趋消失,在各胡同街道,不论是群居的大杂院,还是讲究的四合院,大部分变成乱七八糟的,让人看了堵心!这大概也是住平房大院居民渴盼拆迁的主要原因之一吧!